其夫占30%股份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26 22:01    次浏览   >

“这是我在京执业10年生涯中,最耻辱、最痛心的一天”,崔慧说,返回律所后,一名同事拨打110报警,她在其陪同下前往受案的通州区梨园派出所配合调查。随后由梨园派出所指定,崔慧前往同仁医院检查,诊断书显示,其面部、躯干、四肢多发软组织损伤,双眼球钝挫伤。

北京晨报记者随后联系通州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专项调查组已对此事展开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媒体和社会公布。北京市律协副会长张巍证实,13日下午,她已和其他几名女律师联谊会成员前去慰问崔慧律师。北京市律协另一名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律协正就此事向相关部门了解情况,暂时不便进一步介绍相关信息。

据崔慧描述,4月2日事发后,她一边向通州区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律师协会反映情况,一边多次向通州法院纪检部门、通州检察院和梨园派出所询问进展,但直到12日,她连法医鉴定伤情都未被安排,多方给予的答复仍是需要等待。“实在绝望了,没有办法,我就在微信里写出来,发到各种律师群里,也希望媒体关注”,她说。

崔慧说,之后她到一楼寻找纪检监察室和信访办公室工作人员未果,却碰到执行一庭庭长杨宇。“我跟到他办公室门口,他直接喊来两个法警让收拾我,我一下被按到地上被连打带踹。”据崔慧描述,自己当时哭喊“救命”,法警仍未停手,最终她晕倒在楼道里。

但这条微博,连同13日晚发布的另一条微博“对网传通州法院法官殴打律师的两个问题”,在当天下午不见踪影。一名知情人向北京晨报记者透露,“法官卢涛”是通过相关渠道从通州法院获悉内幕,不过该知情人未对其内容真实性置评。而在另一些评论中,有网友和律师均表示在事实真相大白之前,下结论为时尚早。

4月13日,通州法院发表声明,声明称决定成立由纪检监察部门牵头负责的专项调查组对崔慧律师投诉情况进行全面调查,如查证属实,将严格依法依纪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这条消息很快扩散并引起广泛关注,尤其得到一些律师声援。有人表示“震怒”,有人质问,如果律师有问题,轻有律协处分,重有公安查处,法院执行庭有何权力打人?

4月14日与北京晨报记者见面时,崔慧的右眼窝仍有淤青印记,“12天了都没好利索”。崔慧回忆称,4月2日上午9点多,她因自己代理的一起合同纠纷案去通州法院,要求下达执行裁定书。“我从3月就开始找法官,不给回复也不接电话,我只能当面堵人,后来在法院四楼办公室找到了执行一庭法官赖秀林。但他还是不愿意接待,左手推了我一把,右手就冲我眼眶打过来,我没站住,直接坐地下了。”她回忆,随后有人劝她去接待室等,大约半小时后,赖秀林来到接待室,仍未回应她的诉求,“并且跟我说‘愿意往哪告随便告去,要不然就换法官’”。

“无论律师还是法官,都应具有理性解决问题的基本素质,而不是采取过激甚至违法的方法解决冲突”,他说,此事双方当事人身份特殊,容易影响公众对律师、法官等法律职业者的评价,法院、律协都应从中分析查找律师、法官工作流程中是否存在有待进一步完善改进的空间。

尹富强还提到,公安机关办案实践中,因开具法医伤情鉴定委托书是否及时与当事人产生矛盾的情况时有发生,尽管相关规定为“应及时开具”,但何为及时尚无明确界定,他也建议相关部门尽快明确具体时间期限,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质疑。

目前事件尚不明朗,对于可能出现的“法官打伤律师”和“律师诬告法官”两种结果,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尹富强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做出详细解读。

“法官卢涛”指出,“法官为什么不出执行裁定,原来她是原告,是律所主任;是被告法定代表人,被告代理人是其律所律师。”同时,他还称“通州法院会召开新闻通报会并公布视频,大家等结果吧”。

问及被打原因,崔慧给北京晨报记者的解释是,通州法院相关法官故意刁难。“我手头两个案子法院都不给正常执行,一个是四川自贡的,因为没按程序安排办案法官,我去检察院控告过他们不作为,得罪了他们,等我跑第二个哈尔滨的案子时,他们就卡我。”

然而4月14日上午10点,实名认证为“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长沟法庭法官”的新浪微博用户“法官卢涛”发表文章,题为“崔慧律师所称执行案件真相”。文中称崔慧在哈尔滨有家康赛尔公司,其占70%股份,其夫占30%股份,欠债无数,崔慧为逃避债务在通州法院立案,诉康赛尔公司民间借贷纠纷。

苏醒后崔慧欲继续向执行局局长反映情况,途中又遇三名法警,因一女法官出面劝阻,她并未再次遭遇武力。按照这名女法官的建议,崔慧稍事休息,并将被打经历和办案诉求形成书面材料,大约在下午两点交给她代为转递院长。

另外,北京晨报记者从通州警方获悉,此事已经立案,警方也已对当事人进行笔录问询,并从通州法院拷取了事发时的监控录像,调查工作仍在进行。